皇都国际官网-【编者按】:在各地疫情达到最高峰的期间,许多外卖、快递、运输等行业的员工仍然不得不坚持工作,以维持城市基本功能的运作

皇都国际官网-【编者按】:在各地疫情达到最高峰的期间,许多外卖、快递、运输等行业的员工仍然不得不坚持工作,以维持城市基本功能的运作
【编者按】:在各地疫情达到最高峰的期间,许多外卖、快递、运输等行业的员工仍然不得不坚持工作,以维持城市基本功能的运作。对于这些员工而言,他们所面临的感染风险远远超过了选择居家办公的人们。例如,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不断蔓延,西方的电商巨头“亚马逊”的员工们肩负起了冒着感染风险为消费者运输日用品的任务。毫无疑问,疫情期间消费者对于日用品需求的激增将会巩固亚马逊在零售行业的垄断地位。但是,作为由全球首富杰夫·贝佐斯领导的世界上最有价值的跨国公司,亚马逊又能否保障好员工的健康与安全?身为零售行业巨头的亚马逊又会在疫情期间针对出售非必需品的小型企业作出怎样安排?
世界在最终摆脱新冠病毒的影响后,将会变得大不相同。许多人,尤其是老人,可能死去;全球经济将跌入深渊,我们甚至可以将其与1929年股市崩盘的后果相提并论。在经济连续下跌影响下,许多国家的政府也很有可能垮台。
但是,有些公司却未必会因为疫情而遭受重创,亚马逊公司正是其中之一。伴随着“禁足令”,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呆在家里,通过远程支付来获取日常必需品,而亚马逊将借此机会,在危机期间获得更大的力量;随着人们开始自我隔离,亚马逊的在线订单数量也会急剧增长。为了应对不断增长的客户需求,亚马逊公司表示,打算仅在美国就额外雇用100000名仓库和送货人员。亚马逊英国配送中心的工人已被要求加班,以应对疫情引起的需求增加。
就像其他新闻所报道一样,亚马逊对新冠病毒的反应并非本次疫情报道中的重头戏。然而,这家公司对于疫情的态度对该公司的员工及其消费而言却极为重要。在西方,几乎每个人都在使用亚马逊公司的服务,尤其是随着其他公司的业务开始变得“举步维艰”,亚马逊的垄断地位将长期得到增强。
首先值得关心的,是亚马逊工人们的人身安全与健康。亚马逊在全球范围内拥有750000多名员工,其在美国和欧洲的部分员工已经进行了针对新冠肺炎的病毒检测。为了应对日益严重的疫情,亚马逊向测试结果呈阳性或被隔离的配送中心员工提供了“最长达到两周的工资”作为补贴。同时,照常领取薪水的经理也被允许在家工作的机会。此外,亚马逊面向送货司机,季节性(非长期)雇员和失业人员创立了2500万美元资金的补助基金,单个亚马逊员工将能够申请到每人400至5000美元不等的补助金。该基金将支付员工最多两周的工资。那些感染病毒的员工还被告知,他们可以申请无限期休假,并不会因此受到惩罚。
对此,亚马逊公司的员工们则认为,公司高层所采取的措施缺乏诚意,使他们感到不安。总部位于纽约的亚马逊仓库工人团体——亚马逊人联合纽约公司(Amazonians United NYC)在其提出的请愿书中批评公司 “缺乏针对新冠病毒的保护措施”。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1500人为该请愿书签字。请愿书呼吁亚马逊为所有员工提供带薪病假(“而不仅仅是延长无薪假期”),更长的休息时间,以为员工留出足够的时间来洗手,在工人检测新冠病毒呈阳性时关闭企业设施,以及提供员工育儿工资和补贴。亚马逊人联合纽约公司在请愿书中指出:“虽然亚马逊公司针对新冠病毒做了一些调整与限制措施,但企业急需一个全面的计划来确保所有工人和广大公众的安全。”此外,请愿书批评亚马逊为满足不断增长的客户需求而提高生产力配额:“像在意大利这样的疫情急速蔓延的地区,我们的亚马逊员工同事们被要求继续工作以满足客户需求使公司获得利润,他们甚至被要求在工人测试呈阳性的设施中工作!” 米兰附近亚马逊仓库的工人以罢工的方式抗议该公司针对本次危机的不当处理。
尽管亚马逊的采取部分措施受到了肯定,但结合亚马逊过去的行为来看,该公司的员工有理由感到愤怒不满。对于公众而言,亚马逊同时拥有两个截然不同的形象:该公司向全世界展示的品牌形象和其在现实中作为配送的“联系人”的形象,而两者的做法大为不同。有报道称,随着需求激增,亚马逊的工人们也被赋予了更为严格的生产目标。2016年,我在亚马逊的秘密卧底时,发现亚马逊在本质上是一家痴迷于生产力,而不惜牺牲员工福利的公司。工人会因请病假而受到纪律处分(即使他们可以提供医生的病假证明),员工哪怕去洗手间也会引起领导的不满,甚至像我这样的身体健康的工人也难以跟上严格的生产目标。即使我和其他人反复向公众揭露这些企业现象,亚马逊却完全否认这些曾发生在这家公司员工身上的事件。
亚马逊员工 新华社 资料
现在,亚马逊的工人担心的是,公司在提高规定目标时,将无法保障员工有足够的时间来采取适当的卫生措施,以确保所有人(包括收货人)的安全。事实上,这家由全球最富有者之一领导的跨国公司,在危机期间一直试图减少支出。在新冠病毒爆发期间,亚马逊本可以轻松地支付申请“无限期的病假”的员工工资,但相反,由于公司只能提供“最多两周的薪水”,那些已经处于低收入状态的员工只能被迫在“抱病工作”和“呆在家中失去收入”之间做出选择。这些由高层决定的的节省政策起源于Whole Foods公司,该公司自2017年以来一直为亚马逊所有。上周,Whole Foods首席执行官John Mackey向员工发去电子邮件,建议他们将带薪休假“ 捐赠 ”给那些面临“医疗紧急情况”的工人。与亚马逊一样,新冠病毒测试结果呈阳性的Whole Foods员工将获得最长两周的带薪休假和无限制的无薪休假,但Whole Foods希望员工能够选择去“有效地”补贴感染新冠病毒的同事。基于亚马逊在零售行业中的地位和其影响力,该公司做出的任何决定都会在成千上万的小型企业中引起反响。随着消费者对家庭必需品的需求激增,该公司宣布将暂停所有非必需品的储存以及运输,毫无疑问,此举将严重打击相关小型企业。至少在四月之前,通过亚马逊的存储和交付网络进行销售的小型企业将不再能够通过亚马逊运送非必需品。
我们的社会将至少需要18个月的时间以从新冠病毒中完全恢复。到那时,亚马逊将拥有更多的影响力。随着新冠病毒让许多发达国家陷入困境,追求便利的消费者将以越来越多的订单来喂养亚马逊这头庞然大物。该公司的工人已经在为此付出代价。随着新冠病毒愈演愈烈,为了满足企业家和消费者的更多需求,亚马逊的一线员工将被迫处于危险之中,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